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何图形的世界

每一代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青春,当青春远逝的时候,能够重新走回青春,实属不易。

 
 
 

日志

 
 

被野猪包围 [转]  

2006-05-07 15:22: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下乡,就听东北老乡说:“一猪二熊三老虎。”大兴安岭的野猪最厉害,连狗熊都得死在它手里。    
      我插队的地方叫二站,是大、小兴安岭交界的地方。四周除了山就是森林,想找个集市都没有。知青下乡以前,因为人烟稀少,野兽成群,老乡们以采集山货、打猎为生,好不容易开垦出来的耕地,年收成也只够村里人的口粮。开荒成了我们的第一课。    1972年,我们在离生产队十几里地的原始森林脚下,开垦出40多垧地,种上小麦。    7月底,有经过麦地的人带话来说,灌浆的小麦被野猪毁了不少。两天后,我准备利用到公社开会路过麦地的机会,打野猪。    从来没有打过野猪的我,早早起床,挑了一支最顺手的半自动步枪,打了几枪试准心,然后装上十几发子弹向麦地出发。远远看到齐腰深绿油油的一片麦地,闻着小麦晨风送过来小麦灌浆的清香,我的眼前出现了电影里的丰收景象。可走近一看,我惊呆了:40多垧麦地,被野猪糟蹋了七八处,看得出,那是野猪吃饱了高兴得打滚留下的痕迹。我按每亩地200公斤收成毛估估一下,起码损失5000多公斤麦子。我又气又急,马上琢磨猪进出的路线。    因为野猪一般在太阳落山前10分钟左右才从森林里出来,我便提前离开会场,迎着晚霞返回麦地。    那天的运气真好,风是从森林里刮过来的。我找了麦地中间一棵大树,爬到树枝上,迎风伏下身,摆弄着枪,紧张而又兴奋地盼着太阳太阳落山.
      太阳离地平线越来越近,晚霞从绛红变成了淡紫色,刚刚可以照亮树梢。看样子已到8时半左右了,野猪还没有出来,我有点泄气了:“今天准备这么充分,野猪要是不来,真是太扫兴了。”    正盘算着回到生产队怎么解释,突然,“扑棱棱——”林子里的鸪鸪鸟惊吓得飞起来。“野猪来了!”我双手端起枪,紧紧盯住树林。    一头野猪摇头摆尾地走出树林,除了鼻子比家养的猪长出许多,腿脚瘦点,长相与家猪没什么区别。不过,野猪可比家猪精多了。这头猪走到麦地边,突然不动了,原地四处张望了许久,然后回头发了信号:树林里跟出了六七头野猪!原来这是一头“侦察猪”。    野猪们见没有“敌情”,肆无忌惮地分散着冲向麦地。随着“哗啦啦”的声响,六七个小麦浪从边缘滚向中间,渐渐靠近我藏身的大树。一头大野猪进入了我的视线:100米、80米、70米……差不多30米的地方野猪站住了:它也发现了树上的我,仰头看着我,愣在那里,胸膛完全暴露出来。    我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砰!”一声闷响,野猪没倒!坏了,我忘记将子弹顶上膛,撞针打了空膛!野猪好像醒悟过来,返身就朝麦地里钻,六七条麦浪也跟着往回跑。    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让我错过了?我懊恼极了,但还是赶紧掏出子弹上膛。一发、两发、上到第三发时,麦浪突然往回涌了,而且成为一条直线!一头野猪很快又出现在我眼前,站在了离我25米远的一个树墩旁的空地上。    我端起枪,瞄准野猪的心脏。说来也怪,野猪仿佛就是来送死的,一动不动地瞅着我。一声枪响过后,四周的麦浪又朝树林奔去,唯独我前面的麦浪没有动。这家伙肯定中枪了。    我跳下树,上了刺刀,朝空地跑去。还有五六米远时,看到中枪的野猪躺在地上,四腿不停地抽动。我小心翼翼地靠近,是头大公猪,足有一个小学生高,嘴边的獠牙有2寸长,看样子得有150公斤重。
                                                                                    侯承良/文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