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何图形的世界

每一代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青春,当青春远逝的时候,能够重新走回青春,实属不易。

 
 
 

日志

 
 

“缘”---袁正芳 [原]  

2006-08-11 15:56: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在网上看到一个网名叫"海风"的农场战友,发帖子要寻找当年的战友。碰巧这几位仁兄跟我还经常有联系,在我的忙忽下,“海风”和他们取得了联系,了却了“海风‘的思念之情。
     
      就这件事让我感动了好几天。一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北方老知青,刚刚上“溪边竹人”BLOG网,就想到通过互联网寻找当年的老战友,这就是情和缘。佛说:前世相遇千百回,换来今世里的擦肩而过。因此,我们南北知青能在千里之外的北疆早夕相处,共同生活十来年,这不是缘分是什么呢?
     
      前些日子,大家寻“亲”访友弄的煞是热闹,我想起了一个被大家遗忘了的群体,那就是曾经在农场工作过的上海慰问团里的几个老师傅。其中和我们接触比较多的是黄志诚师傅,且又是住在虹口的,我就和我师傅徐联系,大家相约去看望黄师傅。由于多年没联系,还不知他是不是住在原址,徐师傅说先去打探一下。其实黄师傅家原址和我家近在咫尺,但我这个人生性不好动,天生有股惰性,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就是没到黄师傅原址去打探一下。徐师傅“忍无可忍”,一个人从上海东面的杨浦赶到虹口,去打探黄师傅家的地址。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徐师傅打电话来,说黄师傅家打探到了,并告诉我,黄师傅已在四年前因病去世了。我愣住了,半饷说出话来。我好后悔啊,黄师傅应该说是我在农场人生道路上起了相当大作用的长辈。那年就是他伯乐相“马”,把我从分场借调到场部知青办搞知青档案清理工作的,就是在那时认识了徐,并成了带我工作的师傅。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每年都要去看望黄师傅。八十年代初,我生病住了三个多月医院,出院后,我变得哪儿都懒得去,包括黄师傅的家。久而久之,彼此就失去了联系。这次听到黄师傅去世的噩秏,我真的难过万分,每每想到这,我黯然泪下。我后悔不该这么久不去看望黄师傅,造成我的终身遗憾。我悔自己的惰性,正是这种惰性使我在人生中失去了很多机遇,我悔自己醒悟的太晚。
      
       这次“海风”寻找当年战友,让我领悟到“缘”字的份量。一个“缘”字好写,但要实践好这个“缘”字就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世上最难了却的就是思念之情了。
     
       我只能以此文来悼念敬爱的黄师傅。我也要对徐师傅说声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的惰性。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