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何图形的世界

每一代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青春,当青春远逝的时候,能够重新走回青春,实属不易。

 
 
 

日志

 
 

母亲节后的断想---赵明朗 [原] [转]  

2007-05-17 18:00: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 亲 节 后 的 断 想<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承蒙各位的厚爱,面对众多的留言,为之震撼,感慨万千。承母亲之意回贴致谢,但是寥寥数言,意犹未尽,于是写下几笔,聊表寸心。当《我们是否有愧于母亲》在竹园发表后,引起强烈反响。(一天的点击数逾300,留言近30条),其主要是得益于文章的题材,母亲和母爱是一个古老永恒的话题,在任何年代,任何社会,任何阶层都会引起广泛的关注和共鸣。

 这些天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在我们成年以后,什么时候会想到母亲?答案说来非常可笑,未免有些悲哀。我们想到母亲大多是在求助无望,或是在某些意外事件发生的时候,我们会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嘶叫“妈呀”,这是一种下意识的本能反应。有意识的思念常常发生在身处困境,饱受委屈,面对挫折,身心疲惫,孤独寂寞的时候,我们会倍加思念母亲,渴望母爱。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母亲承受了十月怀胎的艰难和一朝分娩的阵痛而无怨无悔;母亲期盼着我们长大,期盼着我们学业上进,又期盼着我们事业有成。母亲对儿女们的思念和关怀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假如用感情的天平去衡量这两种爱,那么爱的砝码一定是倾斜于母亲,儿女的思念与母亲无私宽厚的胸襟相比有着天壤之别。这一巨大的反差,足以引起我们的深思和反省。

 坦然说来,写我们是否有愧于母亲》这篇文章并非我的初衷,基于十多年没给母亲写信了,原本是在母亲节到来之际,重新启动荒疏已久的母子文字对话,给老人家一个惊喜。写着写着突发奇想,在现代化通信工具如此发达的今天,也许不给母亲写信并非明朗一例,于是就萌发了给知青母亲写信的狂念。心血来潮就给竹人发了电子邮件,谈了自己的想法,并不自量力地夸下了海口,两天后交稿。激情过后,动笔时才觉得笔词乏,力不从心,真是过为其难,后悔莫及。无奈口出其言,驷马难追,只能硬着头皮,连开了几个夜车,勉强完成了作业,随即电告母亲,今年母亲节礼物在竹园揭晓。稿件发出后我揣揣不安,既期待又担心母亲节的到来。

 未曾始料,原本只是母子间的个体对话,竟然延伸为两代人的群体对话,原本只是想给母亲一个惊喜,没料到母亲收到了如此众多的祝福。母亲看后非常感动,但是对我文章的评价还是老调重申:“留言远比原创精彩!”。真是爱之深,责之严啊!老人家希望我向各位留言者(包括发电子邮件者)表示深深的谢意。尤其要感谢功德无量的竹人(母亲原话),为我们两代人的感情交流构造了一个温馨的平台,填补了两代人心灵之间的鸿沟。在此我要特别感谢几位德高望重的兄长,本文写作的冲动来源于隆文大哥“大书特书知青母亲”的创意,大刚世全建人和金生几位兄长多次就母亲的话题给了我深刻的指教,犹如和智者的对话,受益匪浅。在众多的留言者中我还看到了首次亮相的苏伏生大哥(SFS),他是我人生道路上的又一位良师益友。

 说来惭愧,文中引用了:“子欲养(孝)而亲不待”的诗句,竟然不知上文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春节期间,当李让大哥告诉我全文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无知。提起“树欲静而风不止”,就想起那几近荒诞的时代。这句诗曾经一度被用于描写阶级斗争新动向而广为人知。当年人人都要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处处草木皆兵,步步为营,醒着的时要虎视眈眈,睡着时还得枕戈待旦。“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今日想来真叫人心有余悸。明朗再次突发奇想,我们不妨将孝敬母亲,感恩母爱也来个“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让这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世代相传。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一年一度的母亲节过去了,时光流逝,爱意永恒。感恩母爱并非限于母亲节这一天,只要你愿意,天天都是母亲节。

       母亲节后的断想---赵明朗 [原] [转] - 几何图形的世界 - 几何图形的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引用6059322&w推荐过这篇日志的人#

"m-3-jst- {list blist a as x} {if !!x}
  • /t="_blank" class{x.recomm m2a"/2007/5/t="_{furl|defau12p""88527200k}/?de{furl|defau12p""8852720074176059322">${recommendBlogTitle|esc/if} {/list} 随机gn:l> {/if} <#--引用糹d=ecomme推荐过这篇日志的人#

    "m-3-jst- {list blist a as x} {if !!x}
  • /t="_blank" classp://blogR m2a"/2007/5/t="_{furl|defau12p""88527200k}/?de{furl|defau12p""8852720074176059322">${recommendBlogTitle|esc/if} {/list} 首页b&&b> {/if} <#--引用8d=ecomme推荐过这篇日志的人#

    "m-3-jst- {list blist a as x} {if !!x}
  • /spant="_.163 |defau12p""88527200?{x.recomm ${recommendBlogTitle|esc/if} {/list}

    {/if} <#--引用1!!x} cl=ecomme">推荐过这篇日志的人:

    x_ ex>4}{basska.selfecommend:

    "m-3-jstspan {list blist ecommendspan s="rrb">·"fc03 m2a" target="_blank" hideName}/"> /t="_blank" cl|defau12p"" /2007/5/t="_{furl|defau12p""88527200k}/?locati{furl,60${x.permalink} <#--推荐76059322&w推荐过这篇日志的人#

    "m-3-jst- {list blist a as x} {if !!x}
  • ${fn(x.title,26)|escape}
  • {/if} <#--引用1tarea> st" id=(.163Detrfl.pre m2ahref="htt)腔雇萍隽薶eight:32px;teil a as x}s="p s="p-62!!xa phide if}ss="pleclass> {if x.visitorNa, Name}/"> ${x.recommenderNickname|escape} ${x.recommenderNickname|escape} {/if} if}ss="pless="mclass"cwd thide"> rName}/"> ${fn(x.visitorNickname,8an f}ss="pleke">喜欢{ iblock wap{ ==3} js-get="_ ibloca.selfeFrom=='wap'} {/if} <#--引用1罩--> spannnnn namlas namtl annnnnnnan f}ss="pleh /spant=h < ascrrrrrr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