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何图形的世界

每一代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青春,当青春远逝的时候,能够重新走回青春,实属不易。

 
 
 

日志

 
 

2008年1月21日 历史的断想之一  

2008-01-21 18:21:56|  分类: 感悟 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的断想之一                                  

知青运动的反思 

――此文献给对这段岁月难以释怀的朋友们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今后的几十年,对祖国的前途,人类的命运,是多么宝贵而重要的时间啊!现在二十多岁的青年,再过二三十年,是四五十岁的人。我们这一代青年人将亲手把我们一穷二白的祖国,建设成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将亲手参加埋葬帝国主义的战斗,任重而道远。

                                                                  ――毛泽东 

    三十多年风雨兼程,走过岁月的重重关山,当历史尘埃落定,蓦然回首,重温老人家当年的谆谆教诲,却是苦涩无比,感慨万千。“上山下乡”这场旷日持久的运动,在神州大地上绵延十余年,其规模旷古未有,其声势空前绝后,殃及当时中国城镇半数以上的家庭,这场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彻底改变了整整一代人的命运。然而,它却以大规模的知青返城而凄凄凉凉地悄然告终。 

    历史的足音伴随着人们阵阵叹息而渐渐远去,岁月的风霜悄悄地爬上了我们的额头,也许是人到了年龄,容易产生怀旧的心理,当历史的沉重一页翻过之际,有一种莫名的心绪使我们对这段蹉跎岁月产生一种刻骨铭心的眷恋之情。人们又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旧地重游,寻找失去的青春,追忆昔日的风采。这些当年的“被教育者”给“教育者”以“再教育”。至于我本人,不仅无缘参加社会主义强国的建设,反而跑到理应被亲手埋葬的帝国主义国家“添砖加瓦”去了,想来真是愧疚万分,同时又感到是莫大的嘲讽。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无疑是共和国史册上最为悲壮、最为尴尬的一幕。一代人的抱负和理想,顷刻之间被瞬息万变的时事政局碾得粉碎。残酷的现实无情地告诉我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既非 “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必要措施,也非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神圣使命,而仅仅是共和国最高决策层“分而治之”的权宜之计。历史欺骗了我们,时代捉弄了我们,我们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荒废了宝贵的青春。我们是这场运动的直接受害者,然而我们却要来承担后果,真是天理不公,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悲剧所在。 

    当我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母亲的身边,才恍然大悟:接纳我们的城市与当年接纳我们的农村一样,并不欢迎我们。历史遗忘了我们,时代抛弃了我们,我们中间相当一部分人迄今仍然生活在社会的底层,为一日三餐奔劳,为基本的医疗保障担忧。不可否认,在那段特殊的岁月里,也磨炼和造就了一部分人,如今在国内许多重要岗位上,甚至在国外的企业界、学术界都能看到当年知青的身影,但它与整个群体相比,其数量微乎其微。在当今的舆论中,人们比较容易听到功成名就后的知青讲述劫后辉煌,然而真正处于弱势群体的大多数只是沉默者,他们甚至无法表达自己的观点。  

    如何来评价这段历史,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认为是“消灭城乡差别的重大尝试”,也有人认为是“变相劳改”,更有史学家将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与中世纪西欧十字军事件作比较,将其归结于一次“在心理上以失败告终的精神的艰苦远征”。据未经考证的传说,务实的小平同志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国家花了三百亿,买了三个不满意:知青不满意,家长不满意,农民不满意。”但是迄今为止,中央政府并未做出任何正式的官方解释。 

    前些日子,有国外媒体邀我写些对这段历史的评价,本人才疏学浅,且生性胆怯,不敢涉猎此等重大且敏感的话题,故断然谢绝。近日读陈建明的《心中的北大荒》,和秦慧宝的《苦难印记》心绪难平,不由萌发动笔写些什么的冲动。陈、秦两位不愧是科班出生的文字工作者,融才华和学识为一体,遣词用句炉火纯青。作者的思想从平凡的生活画面中自然地流淌出来,不经意间给予人一种心灵的震撼和感悟。建明的文章着眼于挫折;慧宝的文章立足于苦难,两者从不同的角度探索了人生的重大问题。提笔之前,我又重读了成建华的《北大荒岁月的感悟》,袁正芳的《往事并不如烟》,袁国华的《三十七年弹指一挥间》,马慧珠的《人生列车无终点》等反思性文章,其中不乏深邃精辟之见,发人深思,让人警醒,令人折服。 

    反思是一种带有理性分析思考的回顾,反思需要良知和勇气,它不同于一般的怀旧。怀旧虽然也是一种回顾,但除了能满足我们情绪的宣泄、倾诉的快感,对历史的进步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无论是对往日辉煌的炫耀也罢,或是对现实困境的抱怨也罢,要是我们一代知青的青春付出换来的仅仅只是炫耀和抱怨的话,那么曾经付出的代价似乎太为昂贵了。沮丧、沉沦、留念和回味都是昔日的回声,历史是无法重现的,但是我们决不能以此为借口来漠视甚至躲避历史;我们无法创造历史,但作为这段历史的参与者和目击者,我们有义务记录和总结这段历史,我们必须冷静地正视和反思这段历史,以史为鉴,让历史的悲剧不再重演。 

    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我们这个拥有共同昨天的群体如今已有很大程度的分化,个体在社会地位、生活状况、受教育程度等诸多方面有很大的差别,因此有不同观点也在情理之中。虽说一个人一生的经历不同程度地折射了当事人所处的那段历史的特征,但是,在历史的长河中一个人的经历只是一朵小小的水花,一个片断,一个瞬间,无法揭示历史的全部内涵,用个案去解读整个群体的断层,难免失之偏颇。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历史观和世界观,历史的解读可以有不同的版本,假如只有一种观点,用同一种声音讲话,我们的史学就要寿终正寝了。 

    也许我在国外学术机构工作的时间太久了,对于诸如“xx一致通过”、“与xxx保持一致”此类的提法很不习惯。在国外,即使是权威人士的观点,也会引发许多不同的反响,这是正常的学术气氛。由此,科学才得以进步,历史才得以发展。但是,按惯例持异议者必须首先自报家门,否则,公众对其身份及观点的真实性心存疑义。倘若,提意见者真是光明磊落、心底无私,那就大可不必隐姓埋名。“竹园”是北郊知青的精神家园,是一个非官方的民间论坛,既无严密的组织形式,也无严明的奖惩制度,来者是客也是主,人人平等,无高低贵贱之分,个个都能畅所欲言,各抒己见。但是,当你在行使个人言论自由权益的同时,首先要尊重对方,对于因历史原因遗留的陈年老账和个人恩怨不做无谓的纠缠,不搞人身攻击,更重要的是要肝胆相照,以诚相待,求同存异,继往开来。本文所表述的观点也仅仅只是一时之感,一隅之见,难免有不当之词,甚至缪误之谈,有不同意见者,敬请指教。 

人类历史的进步需要一个摒弃谬误,汲取精华的过程,我们不要简单地把反思理解为对过去一切的否定,那个年代也曾有许多正面东西,如艰苦创业、自强不息,忍辱负重、无私奉献、普世情怀等,这些精神都是值得肯定和继承的。反思“上山下乡”这场运动,并不是否定参与这场运动的知青本体。尽管这个年代是荒谬的,但是并不能由此而怀疑我们当年的虔诚和真挚。我们曾经有过理想和抱负,也许后人看来是多么的幼稚和可笑;我们曾经历经艰难,自强不息;也许后人看来是如此微不足道;我们曾经饿着肚子,心中惦念着“世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也许后人看来是“庸人自扰”;我们曾经受过挫折,走过弯路,尽管这些失败并非是我们的过错,人们决不能无视我们当年的一腔热血,满怀豪情。“人是需要一点精神的”,而这些精神正是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所缺乏的。虔诚不一定带来圆满,但足以保留我们心灵深处的某种纯洁和崇高。我们曾经为苦难的祖国奉献过,不管我们走过的路是多么曲折,多么坎坷,多么悲壮,我们无愧于时代,北大荒广袤的黑土地上已深深地留下了我们的足迹,历史永远不会忘记我们这一代知青。

                                                                                               文 / 赵明朗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