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何图形的世界

每一代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青春,当青春远逝的时候,能够重新走回青春,实属不易。

 
 
 

日志

 
 

2008年6月2日 (原创)代沟的困惑  

2008-06-02 19:43:10|  分类: 感悟 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好友明朗5月份在回国途中写的一篇文章,读后令人回味。文章看似是谈老小两代知青的代沟问题,实际上文章的内涵是远远不止对代沟问题的探讨,文章中的前喻文化(Prefigurative culture)、并喻文化(Cofigrative culture)和后喻文化(Postfigurative culture)为我们如何解决和协调好两代人之间的关系,带来了一种新的理念。现在将文章推荐给各位博友,希望能大家读后能有所感受。

                  

 

即使在不久以前,老一代仍然可以面无愧色地训斥年轻一代:“你应该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我曾经年轻过,而你,却不曾老过!”。但是,现在的年轻一代却能够理直气壮地回答:“在今天这个世界上,我是年轻的,而你从未年轻过,并且你永远不可能再年轻!”――摘自《文化与承诺 Culture and Commitment》Mead Margret,(美国人类社会学家)  

本文是在美国飞往日本的航程中完稿的。每当我乘坐跨洲国际航班,总要感受时差的困扰,所谓的时差是一种生物学现象,是由于两地距离的相隔使人们对时间产生的错觉。而本文将要讨论的是另一种时差,是由于两代人因年代的相隔而对同一种事物的认同产生偏差,这种社会学现象被称作代沟。前些日子,在竹园见老知青与小知青两代人就“苦难”和“得失”理解的分歧展开了讨论,引起了广泛关注,有留言声称,这种分歧是由于代沟所致。为此,本人打算参与讨论,无奈公务繁忙,几度提笔但无法成章。而今,十多小时的航程让我如愿以偿。本文就两代人不同的价值观来探讨代沟的形成。

一、代沟带来的困扰和无奈

所谓的代沟(Generation Gap)是指两代人之间,由于价值尺度和道德标准不同而产生思想观念和行为准则的差异、对立和冲突。社会心理学家认为,代沟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必然现象,故有人将代沟称为“时代的痕迹”,“变革的脚步”。当历史的进程发展缓慢或停滞不前时,老一代的现状,就是年轻一代的未来,那么就没有代沟可言。例如,在传统的农业社会,几代人的生活经历几乎没有差异,那么就不可能产生代沟。即使在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由于当时政治经济尚不发达,社会现代化程度不高,我们这一代人受传统文化的影响较大,因此我们与老一代之间的代沟并不十分明显。而到了九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我们的社会处于转型变革阶段,现代化、高科技迅速发展,因此我们与下一代之间的代沟就显得十分突出,相信大多数老知青朋友对此都有同感,当然这种代沟因人而异。就我自身而言,本人比较传统保守,而我的母亲非常开明,因此我们母子之间在许多问题上都能达成共识,迄今为此,老人家仍然是我倾诉交流的主要对象;而我与家中的两位小知青之间的沟通就非常困难,当然其中还有中西文化的差异。至于这一现象的本质是喜是忧,有待商榷。

从主观上来说,做父母的谁也不愿意看到代沟的存在,即使有了代沟,谁都愿意加以化解与消除。然而,在现实生活中,由于两代人的信仰和理念的不同,难以沟通,使人倍受困扰。我们这一代人一生中曾有不少的缺陷和遗憾,当清醒地认识到人生的不足时,一切都为时过晚。尤其是我们这批老知青,文化大革命和上山下乡使我们失去了进一步学习深造的机会,只能将儿女们视为自己生命现象的延续。于是在补偿意识的支配下,把自己未能实现的理想和希望全部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常常倾其所能,不遗余力地向下一代灌输各种知识。在某种责任感和使命感的驱使下,一厢情愿地控制和干涉下一代的生活方式,在他们身上寄于过高的期望。在传统观念的影响下,我们常常将儿女视为自己的私有财产,却忽视了把他们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来看待,很少能站在儿女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总是以自己固有的观念和经验控制孩子,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他们的身上。我们已经习惯给予孩子过度的关爱,甚至于节衣缩食,苛待自己;同时我们也习惯于对孩子的呵斥,甚至固执独断,求全责备。然而,往往事与愿违,欲速不达。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的付出不能得到相应的回报时,就会产生感到失落和无奈。而下一代并不因此领情,当他们强烈地追求自主的欲望与父母过度的关爱发生冲突时,常常会引发了他们的逆反行为,因为渴望尊重和理解恰恰是他们最需要的。一方是身处更年期的老知青,心绪易于激动,另一方是身处青春叛逆期的小知青,行为好冲动,双方各持所见,互不相让。唇枪舌剑,针锋相对,一场恶战在所难免。做父母的责备下一代不能尊重他们的感情,而下一代则埋怨父母不能理解年轻人的想法。或者双方偃旗息鼓,互不相交。久之,伤及亲情。因此如何寻求有效的办法来缓解这种对立和冲突,缩短两代人之间的差距,是事关重要的。

小知青的文章反映了八十年代后年轻人的主流思想,有不同的观点和看法实属正常,我们不必视为洪水猛兽,惊恐万分。小知青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坦然地表述了年轻一代的看法,是社会进步的体现,说明我们的下一代开始关注父辈的昨天,真是令人欣慰。但是,他们毕竟涉世太浅,社会阅历有限,无法感受历史的厚重,有些观点难免不够成熟。我们应该耐心引导,加强沟通,互相尊重,平等对话,求同存异,达成共识。

二、一代人理应有一代人的活法

代沟是由于年龄、经历、成长背景、知识经验、认识水平的差异所造成的综合表现。两代人成长的背景和接受的教育不同,生活阅历、生活地位和所负的责任不同,势必造成不同的人生观。回顾历史发展的进程,每一个时代都有相应苦乐观。上一代人的苦难不等于下一代人的苦难,反之亦然。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一代人理应有一代人的活法。当我们在看待这些问题时,决不能脱离不同时期的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

我们这一代人,成长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完全顺服于一个时代的召唤,追逐同一个理想,在当时那个年代,何谓乐?――“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要不就是“以苦为乐,其乐无穷”,近乎于画饼充饥式的精神作乐。我们无私奉献,任劳任怨,然而命运似乎处处与我们作对。当我们走过风雨,聚首回顾时,往往会感慨命运多舛,生不逢时。当我们长身体的时候,遇到了三年自然灾害,填不饱肚子;当我们需要知识的时候,遇到了停课闹革命,填不满脑子;的毕业时,遭遇了上山下乡一片红,贫瘠的脑袋顶着 “知识”桂冠,接受变相劳改;好不容易等到党中央拨乱反正,大返城时,又成了无业、待业青年,头顶上“知识”的帽子又不管用了,这个“既无知识,又无教养”的群体,被昔日的城市视为“文盲加流氓”,为了追回失去的青春,多少人又重返夜校、补习班,恶补文化知识,其中有些人,好不容易拿到了“同等学历”的证书,而面临的竞争对手则是具有正规学历的年轻一代。改革开放的大潮带来了人生的转机,而我们中间的大多数却在剧烈的竞争中被无情地淘汰了,家中上有老,下有小,真是心力交瘁,不堪重负。记得我们孩提时期,家里好吃的都要让给父亲,因为在多子女的家庭中父亲是个顶梁柱,尽管那时的我们是那么不情愿;而当我们身为人父时,我们则要将家里最好的东西让给孩子,并且还是那么心甘情愿,因为他们是我们一生的寄托和希望。难怪有人说“如今这个时代,与其争做人父,还不如做儿子,当孙子。”令人可悲的是,我们的孩子并不因此而领情,越是关爱之至,语重心长,越是加剧引发他们的逆反心理,这难道不令人心寒吗!愤然之余,更多的是无奈。

我们的下一代,八十年代后出生的小知青,大多为独生子女,他们所处的时代背景与我们当年完全不同。他们生长在幸福的摇篮里,社会的进步和发展给他们带来了许多得天独厚的优势,他们接受了中国历史上最完整的系统教育,拥有最丰富的阅读资源,享受了最先进的科技成果。纵观历史,古往今来,没有任何一代人向如今的年轻人经历如此重大的社会变革。他们精力充沛,对新事物敏感,不易受传统观念的束缚,渴望自主独立,我行我素,标新立异,富有开创精神。但是我们不能不看到这一代人身上的缺陷,父母的溺爱,使得他们好高骛远,急功近利,眼高手低;家人的有求必应,使得他们恣意妄为,索取无度,不知图报;没有兄弟姐妹,使他们不懂得分享和感恩。他们尽管无法自理生活,却是那么自信、自负和任性,活得那么潇洒。他们生长在一个没有英雄,只有偶像的社会。如今有多少人还会关注国家和民族的命运。现实的生活使得年轻一代普遍缺乏社会责任感,对传统理想公然嘲笑,他们不知人间疾苦,无法体会历史的厚重,他们不可能向我们当年一样,具有“饿着肚子想着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普世情怀。当年我们是唱着国际歌成长的,而他们是哼着流行歌曲长大的,“凭当着感觉走”,难免失去自我。但是,当我们在埋怨他们是“生在福中不知福”的时候,是否应该低首反思,我们的社会、学校、家庭在下一代的素质教育中有否失职之处,我们是否也应该换位思考,置身处地去体会他们的感受,少一份指责,多一份理解,心平气和地倾听他们的苦衷。八十年代后的一代也声称“生不逢时”――“当我们读小学时,上大学不用花钱,当我们上大学时,小学实行了免费教育;当我们没有工作时,工作是分配的,当我们可以上班了,找一份工作要挤得头破血流;当我们不挣钱时,住房是分配的,当我们能够挣钱时,房子已将买不起了。”要说一切都变了,也不尽然,身为独生子女,幼年时没有分享姐妹兄弟争相抢食的欢乐,如今也同样无人分担瞻养老人的义务。他们也有诸多的苦难,早年考上大学如同中了状元,跃过龙门,一生衣食无忧,如今大学毕业如同“变相失业”,由于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当他们满腔热忱,踌躇满志地走出校门就遭遇残酷剧烈的社会竞争。此刻,他们才恍然大悟,理想和现实相距甚远,以致措手不及,屡屡碰壁,他们幼嫩的肩膀如何承受如此重压。平心而论,我们当年下乡(尤其是农场),物质生活虽然艰苦,但绝无生存危机。干好了虽无多得;干不好,也不见得少拿,绝无下岗失业的忧虑。难怪有人认为他们是“摇篮里长大,地狱里成人”的一代。

由于所处的时代特征不同,造就了每一代人相应的苦乐观,如果我们老一代用固有的观念去要求下一代,岂能不出现冲突。当年我们求学无门,无书可念,视为人生苦难;而今下一代不堪学业重负,将沉重的学习视为另类“苦难“。本人自幼五音不全,琴棋书画,无一精通,就希望女儿能在艺术修养方面有所造诣,在她四岁时就逼着她学弹钢琴,接受了一位俄罗斯教师近乎残酷的专业训练。但当她摘取市少年钢琴比赛桂冠时,竟然说“最大的愿望是再也不弹钢琴了……”,显然弹钢琴也是她的“苦难”。我们这代人对于当年忆苦思甜教育想必是记忆犹新的,这曾经是我们接受革命传统教育的重要形式。我们扪心自问当年有多数人通过吃野菜、咽粗糠而真正忆“苦”思“甜”了(请看赵世全回忆文章)。倘若我们将同样的方式照搬用于下一代,也许会收到意外的戏剧性的效果。时代变了,观念变了,现代的健康理念完全颠覆了传统“苦”和“甜”的概念。昔日的野菜已成为当今时尚的绿色食品,荣登大雅之堂,倍受推崇;而往日曾被视为潮流的快餐已成为“垃圾食品“,九十年代曾经风靡神州大地的可口可乐,已被大多数美国的中小学赶出了校园,既不“可口”,又不“可乐”。早年人们下乡学农是一种思想改造,变相惩罚,曾有人让下一代接受类似的“苦难教育”,没想到久居城市的孩子们感到无比新奇,当作逃脱繁重学业的休闲旅游了。因此我认为我们的下一代他们只要了解父辈曾经的苦难,只要领悟如何面对苦难的精神,而不是苦难的具体形式,更无需重复我们当年的苦难,我们千万不要人为地让他们承受双重苦难。

三、如何面对代沟

代沟具有很大的时代性,它不仅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普遍存在,并且随着时代的不同而呈现不同的内涵,因此它是一个常变常新的社会问题,不可能一朝解决,一劳永逸。但代沟也决不是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从某种意义上讲,代沟是社会文化的断层,其中既有传统文化的继承问题(对于下一代而言),也有知识结构更新问题(对于老一代而言),因此不能简单地归咎于哪一代人。只要两代人的共同努力,加强沟通,相互理解,换位思考,存异求同,就有可能缩小两者之间的差异。

在本文的开头,我引用了美国社会学家Margret的一句话,也许有人误以为出于一个年少气盛的“狂徒”之口,而Margret是一位已近暮年的慈祥老太。当她修改完《文化与承诺》的最后一稿溘然长逝。作为时代的先行者,老人家能审时度势,清醒地认识到年轻一代在新时代的历史作用,使得她赢得了青年,由此也赢得了未来。在此我想与朋友们一起分享Margret关于代沟的理念。

Margret将人类的文化归类为三种类型,即前喻文化(Prefigurative culture)、并喻文化(Cofigrative culture)和后喻文化(Postfigurative culture)。前喻文化即老年文化,是指晚辈向长辈学习,主要发生在自然环境和社会进展比较缓慢的时代,因此在这样的文化环境下,年轻一代的全部的社会化完全是在老一代严格的控制下实现的,老一代有着丰富的经验和至高无上的权威,他们传授给年轻一代的不仅仅是基本的生存技能,还包括生活理念和道德观念,在这种环境下生长的下一代,最大的弊病就是缺乏疑问和缺乏自我意识。

并喻文化是一种过度性文化,起始于前喻文化崩溃之际。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老的一代不再是事事精通的行家里手,导致了前喻文化的中断,使得年轻一代丧失了往日的行为楷模,既然老一代无法再提供符合时代要求的全新生活模式,他们只能根据自身经历而摸索创立新的模式,仿效同辈中的先行者,由此而产生了并喻文化。就此而言并喻文化发生在同代人之间的互相学习,而老一代传统的教育方式已无法适应新的时代,在并喻文化形成的过程中酿就了最初的代际冲突。

后喻文化即青年文化,是指老一代反过来向年轻一代学习。由于社会变革,技术革新、生产发展,新生活的挑战激发了年轻一代前所未有的活力,促使他们去学习,去创造。而老一代仍然坚持着固有的生活方式,在痛苦和迷茫中疲于应付时代的变革。与青年人相比,老年人在适应新的时代所必需的知识和能力方面显得力不从心,如果他们仍然固步自封,墨守成规,则两代人之间的矛盾更为加深。

后喻文化是Margret代沟理念的核心部分,也是全书的重彩之章。在这种文化形式中,领军人物是年轻一代,而再也不是他们的父辈和祖辈,这一理念具有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以往,人们往往把代沟产生的原因归咎于年轻一代的反叛,而Margret则将代沟归咎于在新时期老一代的落伍;以往,也有人强调两代人应该进行交流,但人们常常把这种交流建立在老一代对年轻一代教化的手段,而Margret则强调真正的交流应该是一种平等的对话。后喻文化的传递方式决定,在这场对话中虚心接受教育的应该是老一代。这种事实也许是残酷的,但它是一种无法回避的现实。作为老人,倘若你不想落伍,就只能虚心向年轻人学习。本人以为,对于这种文化“反哺”现象,许多老知青在向儿女学习电脑上网技术的过程中想必得到过切身的体会。

我们正处于后喻文化的历史时期,我们这一代老知青都已年过半百,面对社会的变革,我们必须与时俱进,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要有如何学做一个老人的心理准备。而我们的小知青必须协助你们的父母适应这一过渡,决不能因为你们的父母一时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而不尊重他们的感情。要正确体会父母对子女的心情和期待。记住:总有一天你们也要为人父母,也要面对你们的儿女。

各位老知青朋友,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人生就是一个不断调整自己心态的过程,要放下身架,要学会理解和宽容,当两代人有不同想法时,不要急于否定,理解不一定表示赞同,也并不意味要站在对方的立场,宽容就是要容忍对方以自己的方式行事,这不仅仅体现一个人的胸怀和肚量,由此也能摆脱代沟的困扰。两代人更需要的是相互依赖的倾诉。八十年代后的小知青,最小的也已过了我们当年下乡的年龄。与我们这一代相比,也许他们成熟较晚,成熟的过程更为缓慢,但是他们终究会走向成熟。回顾历史的发展规律,几乎每一代人都难以幸免上一代人的无情指责,上一代总是对下一代人深表担心和痛心。但是我们也可以发现另一种真相,在人类的史册中从未记载过曾有哪一代人被自己整垮、毁掉,所谓“垮掉的一代”乃杞人忧天,社会依然存在,历史依然进步。

作为一个生命科学家,本人是达尔文生物进化理论的忠实信奉者。人,作为高级动物,和其它的物种一样,总是从低级向高级进化,优择劣汰,适者生存,人类的社会发展也是如此,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不管我们的下一代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究竟如何,尽管人们可以像鲁迅先生笔下的九斤老太一样对他们横竖不顺眼,喋喋不休地抱怨今不如昔,但历史的天平终将倾向于年轻一代,因为他们是社会的希望,历史的未来。青出于蓝胜于蓝,一代更比一代强,这就是历史发展的规律!

                                                  文 / 赵明朗

 

                          

                                                                 左四为本文作者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