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何图形的世界

每一代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青春,当青春远逝的时候,能够重新走回青春,实属不易。

 
 
 

日志

 
 

2009年1月11日 心 碑  

2009-01-11 11:42:16|  分类: 感悟 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1月11日  心 碑 - 几何图形的世界 - 几何图形的世界

 

前几天好友明朗从美国发信息给我,向我推荐网名叫“寄沫”写的一篇题为“心碑”的文章,看后觉得文章写的不错是一,其二是笔者非常认真仔细地看了我们发表在竹园知青网上的文章,并对文章进行了恰如其分的、客观的评论,让人看后非常感动。他——“寄沫”先生,一个竹园网的局外人,能如此投入地欣赏他所不认识的人写的知青文章,这是因为他曾经也是一个知青,他曾经也在那块黑土地上生活过工作过,所以,我们会有共同的感受,会有共同的语言。在这里谢谢“寄沫”先生为我们写的一篇好文章,也谢谢明朗先生为我推荐了这篇文章,如此好的文章如果失之交臂那我将嗟悔无及噬脐莫及了。再次谢谢二位。——几何

心 碑

·寄沫·

 

当年下乡到北大荒黑河地区北安农场的老知青在新浪网上开了一块园子――“知青家园·溪边竹人博客”。这知青的家园,播洒的是北大荒情结――这颗在岁月的风雨中经磨历难仍蕴含生机深情无限的种子,发芽破土,吐绿扬花,给人以无限欣喜。

当年我虽不是在北安农场,但我离那并不远,我是在兵团,曾是一师师部直属单位中的一名兵团战士,由于我的工作特点,我曾多次到过北安农场,北安农场那里有好些知青还是我的朋友。在网上见到“知青家园·溪边竹人博客”,感到惊喜又感到亲切。当年的北安农场的知青战友们,你们可好?

告别北大荒多年了,蒲公英的种子是在风中成熟飞远的,降落在天涯海角的哪一处,都带着北大荒的记忆。

人生有几多梦幻?心灵的回忆之旅踏着逝去的光阴,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北大荒。我疑是在梦里又捡拾起“知青”这段被历史收藏起来的人生片断。

从读到这块园地中第一篇博文开始,梦幻般的情怀推开了万千知青心底记忆中那一扇扇风雨阴晴的门窗,曾经有过北大荒知青经历的人们,一同走上昔日的青春荒野,岁月做证,天地和声,传记这代人不朽的经历。于是,风生水起,激情奔涌,当年北安农场来自上海、牡丹江、北安等城市的老知青博客网友中海内外几百位作者,千余篇博文,在网上铸起一座心碑――北大荒记忆。

北大荒知青的记忆中是风和日丽的春天?还是暴风雪中的日子?是洒满阳光的昨天?还是阴霾缠绕的天气?谁都说不清,也无法说清。繁复的现实中每个人在命运的四季交替间变幻的心情景色都在每个人心中。也因此,“知青家园·溪边竹人博客”中不全是对当年北大荒“广阔天地”中“大有作为”的赞词;也不全是梦魇中当年那带着宗教般色彩盲目热情地载歌载舞;不全是悔恨当年的诅咒与追惜华年己去的悲情;也不全是昨夜苦难的歌哭与祭词。眷恋、忆念、怀往、追问、感悟、反思……,一代知青共同的经历是一部人间的大书,厚重且经典,这仅是留给自己的心情日记吗?博文中赵明朗的《知青运动的反思》、俞秀燕的《生命之舟》、茂魁的《噩梦醒来》、范芷玲的《荒草萋萋红旗沟》、吴健的《为往事干杯》、唐建

军的《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陈建明的《心中的北大荒》、王桂芳的《寻梦》、高慧丽的《心声》、蓝淑莉的《缘分》、苏秋生的《心梦》、凌菊兰的《哦!我的父老乡亲》、谢启文的《知青情结与知青精神》、秦慧宝的《苦难印记》、袁国华的《三十七年弹指一挥间》、马慧珠的《人生列车无终点》、成建华的《北大荒岁月的感悟》、袁正芳的《往事并不如烟》、李金生的《忘就忘了吧》……,每一篇博文,都透着知青的经历与感悟,人生、命运、社会、历史,都在走过荒野的北大荒知青的回忆、思索中。荒原风雨,当年记忆,苦乐年华,七彩缤纷。令人感到人生五味尽在其中。

有一首歌,是怀恋北大荒的歌,深情地旋律,动情地歌词,让人不由得激情感怀――“第一眼看到了你,爱的热流就涌出心底。站在莽原上呼喊,北大荒啊我爱你。爱你那广袤的沃野,爱你那豪放的风姿。几十年风风雨雨我们同甘共苦在一起。一起分享春光的爱抚,一起经受风雪洗礼。你为我的命运焦虑,我为你的收获欢喜。啊,北大荒,我的北大荒,我把一切都献给了你。你的果实里有我的生命,你的江河里有我的血液,即使明朝我逝去,也要长眠在你的怀抱里…… ”

在美学中怀恋总是美好的,如诗,如画,如情,似梦。凡有过北大荒经历的知青们对北大荒的怀恋却是凄美的。北大荒的知青岁月真的是那么美好而又令人无限向往吗?“即使明朝我逝去,也要长眠在你的怀抱里…… ”,这是何等深切又动情的语言,它所表达的只是一种浪漫的情感,而不可能是知青人生的真实写照。

北大荒即然是那么美好,北大荒的知青生活即然是那么令人向往,那么,当年的知青为何到后来又你争我抢都夺路离开北大荒回到城里去呢?怎就不惜丢下“美好”把北大荒留给了没有办法离开黑土地的北大荒人了?这是历史的发问,一个无须答案,也永无答案的发问。

经历过那个特殊年代的人们,任何一个有理性的人都会知道,知青上山下乡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一幕悲剧,一种无法抹去的浓重的浸入肌肤与灵魂的悲剧色彩,浸透着一代知青的人生,以至影响着知青的一生一世。一位经历了下乡北大荒、返城、上学、走出国门做学问的幸运的老知青赵明朗在《知青运动的反思》文中写道:“三十多年风雨兼程,走过岁月的重重关山,当历史尘埃落定,蓦然回首,却是苦涩无比,感慨万千……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无疑是共和国史册上最为悲壮、最为尴尬的一幕。一代人的抱负和理想,顷刻之间被瞬息万变的时事政局碾得粉碎。残酷的现实无情地告诉我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既非 “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必要措施,也非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神圣使命,而仅仅是共和国最高决策层“分而治之”的权宜之计。历史欺骗了我们,时代捉弄了我们,我们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荒废了宝贵的青春。我们是这场运动的直接受害者,然而我们却要来承担后果,真是天理不公,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悲剧所在。”

作家叶辛,曾写过一部《蹉跎岁月》,他写的是中国南部下乡知青的生活。曾下乡在黑龙江兵团一师一团的梁晓声写过一篇小说《今夜有暴风雪》,这是写北大荒知青的。两位作家都是写知青的,一南一北,地理方位不同,人生经历相同,笔下的人物、生活、历史、情感,却是相同的――知青曾有着在共同的生态下共同的命运。

这“知青家园·溪边竹人博客”中千余篇博文,不比《蹉跎岁月》、《今夜有暴风雪》逊色,这是集体的写作,是真情实感之笔,读来令人激动。于心灵的震撼和感悟中反思当年那可歌可泣的知青运动,如聆听到了历史的回声。当年的老知青对北大荒怀着一种复杂而又深沉地情感,站在远离苦难与悲情的历史街岸,生命似逝水流年中的岛屿,两鬓白发,一丛经历,人生怀旧,“仍然对农场战友有着无法抹去的眷恋,对那段蹉跎岁月有着刻骨铭心的追思,对遥远的北大荒心怀向往”,心灵记忆盘结集成为一种怀念,这怀恋之情在岁月中栉风沐雨,走进苍茫,走进永远。

在北大荒的历史记忆中,难以破译的知青精神;难以解读的北大荒情结;难以忘怀的激情燃烧的岁月;难以评说的已溶在知青群体中每个人的荣辱得失;难以诉说的那人生不堪回首的往事;难以寻找的那掩在风雪中青春年华的失落;难以记述的那份丢在荒原上的悲欢离合。这一切的一切,只有你曾当过知青才能在心灵深处意会。难以牵回的光阴里细碎的往事已随风飘远,只留下一片片忆旧,一缕缕情思,一丛丛怀念。

任何一种经历一将引入哲理,那便是一笔财富,我欣赏赵明朗的历史思辨:反思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并不是否定参与这场运动的知青本体。尽管那个年代是荒谬的,但是并不能由此而怀疑我们当年的虔诚和真挚。我们曾经有过理想和抱负,也许后人看来是多么的幼稚和可笑;我们曾经历经艰难,自强不息,也许后人看来是如此微不足道;我们曾经饿着肚子,心中惦念着“世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也许后人看来是“庸人自扰”;我们曾经受过挫折,走过弯路,尽管这些失败并非是我们的过错,人们决不能无视我们当年的一腔热血,满怀豪情。“人是需要一点精神的”,而这些精神正是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所缺乏的。虔诚不一定带来圆满,但足以保留我们心灵深处的某种纯洁和崇高。我们曾经为苦难的祖

国奉献过,不管我们走过的路是多么曲折,多么坎坷,多么悲壮,我们无愧于时代!北大荒广袤的黑土地上已深深地留下了我们的足迹,历史永远不会忘记我们这一代知青。当年文化迥异的各地青年汇聚到北大荒,几经碰撞形成整体,如今各自境遇不同的昔日战友聚会家园,以文字触摸来自心底最温情的告白――北大荒啊,你曾是我们的命运之舟,承载过我们的生命之航。这可是我们共同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535)|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