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何图形的世界

每一代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青春,当青春远逝的时候,能够重新走回青春,实属不易。

 
 
 

日志

 
 

2009年1月3 理想 命运 机遇 选择  

2009-02-03 10:41:09|  分类: 感悟 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好友明朗在大洋彼岸写的一篇文章,文章从“理想、命运、机遇、选择”四个方面进行了表述,看后给人一种塑造阳光心态,永远乐观向上的感觉,转载此文希望我的博友喜欢这篇文章。 

理想 命运 机遇 选择

历史的断想之四

――此文献给我的同代人 

写这篇感想其实是建明去年给我布置的作业。二○○八年五月,借回国探亲之际,我有幸参加了上海知青下乡三十八周年聚会和知青墙启运仪式等活动,看到了许多久违的老朋友,也结识了许多新朋友,交谈人数达百余人,我对北郊上海知青的现状有了初步的了解。见面后,大家除了叙旧外,谈的最多的话题是人生感悟,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就是“命运”和“机遇”。命运话题涉及面很广,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解读和感悟。本文是我半年来读博文后记下的片言只语,随笔感想,由于时间跨度较大,内容上较松散,连贯性较差。有些想法只是一隅之见,难免失之偏颇,若有不同观点,欢迎讨论。

人生路漫漫,这仅仅是对个体而言。在历史的长河中,人的一生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人,不同于一般生物,同是父精母血,怀胎十月,但各自的人生轨迹有着天壤之别。我们这些人,当年几乎处于同一起跑线,而今这个群体有了明显的分化,这是命运使然。回望我们的一生,每个人大多都面临过理想、命运、机遇和选择诸如此类的人生课题,其实理想、命运、机遇和选择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内在关系。为了便于叙述的方便,我将自己的感想分为四个部分表述:

一、    理想

理想是人生的太阳。--美国现代小说家西奥多·德莱塞

不要经常对孩子们空谈崇高的理想,使理想变得黯然失色。-―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斯基 

理想是人们对未来的想像,具有客观必然性,理想体现了一个人的意图、愿望和志向,并且决定一个人对事物的态度和行为方式。但是,理想作为一种社会意识现象,它离不开历史时代、社会条件的制约,并非是一种随意的个人想像。薛泽生在《没有实现的理想》的文章结尾耐人寻味地将自己的“悲剧”归结于“既有时代的因素,又有个人的因素”。个人是如此,群体是如此,国家更是如此。当国运不济时,我们常常会叹息“生不逢时”;当个人命运不佳时,我们会感叹“投错娘胎”或“造化弄人”。显而易见,个人理想的实现是与大环境密不可分的。当今时下,理想,对于我们这代人而言是一个既崇高又沉重的话题。理想离我们很遥远,它是年少时的一种憧憬。上山下乡这场运动不仅仅毁灭了一个人的理想,也毁灭了整整一代人的美好向往。人上了年纪就不谈理想了,只能谈期盼、愿望,而在世风浮躁、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年轻的一代似乎又更多地谈论欲望。欲望和理想虽说都是一种追求,但前者物质化,后者精神化;理想是有限的,而欲望则是无穷的;理想是将不可能变为可能,而欲望则是让可能变为更多的可能。欲望是人的一种本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每个人都有欲望,但并非每个人都具有理想。

说来也好笑,我国也许是世上为数不多的重视理想教育的国家,但是我们这代人曾经接受的所谓理想教育存在着一定的误区。作为群体理想,无疑是实现共产主义、解放全人类。当年少先队队歌的首句就是“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从文字上理解,我们的父辈早已进入了共产主义。现实无情地嘲弄了理想,几十年后人们才意识到,我们不仅没有进入了共产主义,反而仍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可见我们群体的理想如海市蜃楼,遥不可及。作为个体理想,我记得在小学我们常唱的一首歌,歌词是“我有一个理想,一个美好的理想,等我长大了,要把农民当,要把农民当……。”也许,我们当年唱这首歌是有口无心,但却不幸言中,几年后的上山下乡,验证这一预言,真是“心想事成”,令人啼笑皆非。

在现实生活中,能够坚守理想改变命运的人固然令人敬佩,然而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原始的理想最终是难以实现的,常常事与愿违,不尽人意,故我们大可不必为此愤愤不平,耿耿于怀。与那些所谓的崇高理想相比,老薛当年在特殊年代的理想,更为现实具体,他对理想孜孜不倦的追求,令人肃然起敬。由于历史的原因,尽管他不能如愿以偿地成为一个气象学家,但最终成为了一位出色的企业管理人员。

人世间,结果诚然重要,但过程更有意义,正如哲人所说,“生命是一种过程”,我们并不能以“人终将一死”来推断人生毫无意义,人生的意义很大程度上体现在为实现理想的过程中。人们对理想追求的过程其实是一种人生境界,而理想的境界常常是难以企及的,理想和现实总是存在着一定的距离,并因此而产生了种种遗憾,但人们正是从遗憾中懂得了人生。让我们重温保尔·柯察金的那段话“一个人的一生应该是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来缅怀我们曾经的理想。 

二、命运

命运不是运气,而是选择;命运不是思想,而是行动;命运不是名词,而是动词;命运不是放弃,而是掌握。――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老布什) 

命运是指人的生命主体与其赖以生存的环境相互作用形成的生存状态及其生命过程,说白了不外乎是指生死康疾、吉凶福祸、富贵贫贱、悲欢苦乐、盛衰成败等各种人生境遇。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大多相信命运。纵阅古今,环顾中外,多少圣人先哲、得道高僧试图用各种学说解释命运,儒家的“天命观”、道家的“命定论”、佛教的“因果说”、基督教的“上帝决定论”、伊斯兰教的“前定论”,乃至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历史决定论”都对操纵命运的本质进行了探讨,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即使人类在进入数字化世界的今天,最先进的电脑智能程序也无法预测命运的运行规律,以致现代社会的人们仍热衷于占卜相命之术。在众多的学说中,本人对佛教的“因果说”情有独钟。“因果说”的精髓为“欲知过去因者,见其现在果;欲知未来果者,见其现在因。”西方社会也有一句谚语,“播种行为,收获习惯;播种习惯,收获性格;播种性格,收获命运。”

大量事实向世人昭示,同样的年代、机遇和条件,人们的命运可以大不相同,可见命运是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而改变的,俞建文和陈定儿等的经历就给了我们很好的答案。秦慧宝曾在《人生、生命》一文中用拆字法精彩地演绎了命运的内涵:“‘命’是指客观存在无法改变的东西,例如我们的出生,古人们常说‘听天由命’;而‘运’只是在特定环境中各种机会运行的规律,后者是可以被人们所认识的,故有‘时来运转’一说。”

人类的历史实质上是获取知识、利用知识、改造世界、实现梦想的发展过程。知识同样可以改变个人的命运,上世纪七十年代,“恢复高考”曾经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上海知青秦慧宝、江家骅、陈建明、陈冬沪、相小宁等,东北知青吴隆文、张树人、张建人等,以及本场青年王长安、鲁苇、孙怡、岳建和李春玲等人正是由此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还有更多的知青朋友,在返城后不向命运低头,自强不息,通过上夜校、电大等多种途经,凭借自己的努力,改变了人生的轨迹。上海知青吕远返城后,在里弄加工厂与婆婆妈妈为伍,但是他以此为起点,30年来一步一个脚印,直到成为闸北区负责经济方面的领导。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我们多么顺利,一旦遇到不尽人意之事,有些人总是习惯于怨天尤人,驻香磕拜,以祈求外来之力,助其度过难关。

对于命运认识的问题存在两个误区,生活处境较好的人,往往喜好强调自身的努力,忽视客观因素的影响,过分地夸张了个人的作用,由此造成自我膨胀;而生活处境较差的人,常常会强调客观条件,忽视自身的努力,过分相信命运,放任自流,甚至自暴自弃。

我们也不能否定另一种事实的存在,有人才高八斗,却怀才不遇,连遭坎坷,终生潦倒;而有些人缺德少才,却锦衣玉食,左右逢源,平步青云,使人不能不觉得冥冥之中有一种玄乎魔力操纵着命运的罗盘。有识之士认为,一个人成功有三大要素:天赋、主观努力和机遇,更有人认为机遇是开启命运大门的钥匙。 

三、机遇 

机遇总是偏爱有准备的人。――法国微生物学家路易斯·巴斯德 

机遇是导致事物发展新突破的偶然机会。一般是指对人有利的时机、境遇和机会。说白了就是人与机会相遇的偶然运气。机会不等于机遇,人常言机会遍地都是,人的一生中有无数次机会,机会可以创造;而机遇则不可创造,可遇不可求。“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机会成事,机遇成人”……,足见机遇的珍贵。因此,捕捉机遇、把握机遇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机遇具有偶然性,因此常人是难以预测的。机遇的出现常常是历史的巧合所致。当年恢复高考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被誉为“国家和时代的一个拐点”。然而当年北郊农场三四千名适龄青年中参考者仅数十人,显然这个改变人生命运重大机遇的出现是在常人预料之外的。虽说机遇具有偶然性,但其中能找出必然的规律。回顾人类的历史,机遇常常是动荡年代的产物,“时势造英雄”,“乱世出豪杰”。在特定的历史阶段,由于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条款,缺乏统一的价值观念,在重大的社会变革过程中必然会产生许多“机遇”。以我们这代人所共同经历的改革开放为例,改变人生命运的重大机遇至少有十次以上。如高考、返城、倒爷、抄股、下海、留学、海归、股份制、房地产开发等。

机遇具有时效性,“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机遇的出现与某一历史阶段和社会条件有密切的关系。当我们国家经历十年浩劫,百废待兴,青黄不接之际,大学生是“一才难求”;如今,当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大学生则是“一职难求”。同样在改革开放初期,出国留学是一个重大机遇,而如今“海归”又是一大机遇。尤其在全球性金融风暴的影响下,西方社会一片萧条,而中国一枝独秀。前不久,有一位资深经济学家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声称“中国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读来让我倍感“亲切”,真是风水轮流转,可见机遇只限于特定的历史时段。

机遇具有隐蔽性。美学家罗丹曾有这样一句名言:“生活中并不缺乏美,而是缺乏发现美的眼睛”。纵观人世间的机遇,唯有独具匠心的人才能真正拥有机遇。苹果落地是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现象之一,而只有牛顿从这一人人可见的现象中得出了“万有引力定律”。机遇来临时要审时度势,当机立断。本人愚钝,做事优柔寡断,说得好听些,“处事稳妥”,遇事喜好征求他人意见,岂不知如果90%的人对某件事都认可的话,则不成为机遇了。

机遇具有客观性,它不仅仅针对某个人,“时势造英雄”,并非人人皆英雄,就此而言,在机会面前,人是相对平等的。倘若机遇有所偏爱,那就是钟情具有准备的人。机遇只是一个外因,其本身并不能造就成功。“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诸葛亮草船借箭的典故,生动地诠释了机遇与成功之间的关系。机遇好比兔子,聪明的猎人可以利用各种方法捕捉兔子,而愚蠢的农夫只能守株待兔。在机遇面前,有人视而不见,有人却能在危机时、逆境中发现机遇、把握机遇、改变命运。 

四、选择 

每一项事业的成功都离不开选择,而只有不寻常的选择才会获得不寻常的成功。 ――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

 选择是从各种被选的对象中进行挑选和确认。选择就是在各种可能性之间作出决断,由于其结局常常是未知的,这常使得决策人举棋不定,左右为难。因此,选择需要睿智、远见和勇气。人的一生除了出身无法选择以外,事事、处处、时时刻刻都在选择之中。人生的道路是漫长的,但关键之处仅仅几步。而正是这几步,决定了一个人的伟大或平庸。在人生的岔路口,一个选择可以是正确道路的起始,也可以由此而进入一条歧途。有什么样的选择,就有什么样的人生,因此人世间最难之事莫过于选择。

记得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一位令人尊敬的长者送了我一本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的名著《选择的必要》。基辛格博士在书中全面地总结了自己早年的政治生涯,感悟时势变幻中的每次重大选择。此书曾作为外交官的必读书,而我凭着好奇读完了此书,竟然爱不释手,它伴随了我多年,让我受益匪浅。回想我们这代人的人生道路,当年缺少的就是选择。六九届初中毕业,分配去向一片红,除了上山下乡别无它择。记得有人说过,“人生选择的余地很大,但不选择几乎不可能,因为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更有人声称“世上唯有选择是无法选择的”。此类观点似乎有些强词夺理,仔细想来也许正是我们当年面临下乡选择的真实写照。近年来在我们这个群体中,不少人对青春“有悔”或“无悔”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本人无意参与,因为这场争论的假设条件不存在,即对于一个无选择的行为而言,根本谈不上“有悔”或“无悔”,就像人们赞美下岗工人勤俭节约、太监宦官恪守贞操一样毫无疑义,对于一个无法选择的行为是无法称为美德的。因此在“有悔”或“无悔”的问题上,我们最好倾听一下迄今仍留在农场的朋友的声音,他们才是最有发言权的。

我们这个群体的分化,并非发生在没有选择的岁月,而是出现在拥有了选择余地的年代。马慧珠曾经对“留守窑地,还是上调场部”作过选择(见《农场工作证》);陈建明曾经对“毕业留黑龙江省人事厅,还是回上海区级文化馆”作过选择(见《我心中的北大荒》);俞建文曾在“高薪的搬运工和低薪的技术员” 之间作过选择(见《最后的“归族”》);而本人,也曾在“出国或不出国,海归和海不归”的问题上面临过选择。由于每个人的价值观念、生活理念的不同,由此造成了这个群体成员命运的廻然各异。有时候当多种机遇同时呈现时,孰轻孰重难以取舍,甚至有人会舍本求末。在当年,“返城”和“上学”都是一种机遇,但是在外地求学者,不少人宁可弃学返城,我的家庭中也有人作出了此类的选择,当年他们如愿以偿地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城市。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不难看到,当年退学返城者的总体状况却逊色于留外地完成学业者。借用棋道论选择,“世局如棋,一着争得千古业”。当然,也有“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人,在的不同年龄阶段都要选择其相应的生活方式。记得一位小知青,在我的博文后留言,声称要“淡泊人生,与世无争”,陈建明对此表示异议,我与建明同感。小知青在青春年少期讲“淡泊人生”似乎不妥,常言道:“自古英雄出少年”,“人生能有几回搏”,人生如果可以“精彩”,为何只求“平淡”?要学会与人无争,与世有争。记得我的老师在竹园给我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小赵,拼命三郎是你的一贯风格……,希望你能学会劳逸结合。”从称呼上看来,老师对我的印象还停留在二十多年前,而如今的我已经懂得了如何放弃,我现阶段的处事原则就是“绝不以健康为代价作透支性的付出”。放弃是一种境界,放弃也是一种人生的选择,其本质是心态的调整。对于我们这个知天命,达耳顺的的群体而言更为重要。人常易沉湎于过去,而我们更应该正视当今。不管我们曾经平庸或辉煌,昨日的成败已是过眼烟云。我们必须放弃曾经的怨恨和惋叹,必须放弃那些力所不及和不切实际的幻想,昨天已成为历史,只有今天是现实的。

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我的知青朋友们,让我们珍惜现有的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让生命之树常青。

  评论这张
 
阅读(496)|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