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何图形的世界

每一代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青春,当青春远逝的时候,能够重新走回青春,实属不易。

 
 
 

日志

 
 

童年的记忆(3)——弄堂里的那些事  

2013-08-12 17:17:3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的记忆(3)——弄堂里的那些事 - 几何图形的世界 - 几何图形的世界
 童年的记忆(3)——弄堂里的那些事

八岁那年,因家父上下班路途的原因,家从静安搬到了虹口,两区人文地貌的反差,我们用了好多年的时间才渐渐的适应过来。在静安的家,尽管离繁华的南京西路仅仅一步之遥,但弄堂里一年四季静悄悄的,真可谓是闹中取静的地儿。而虹口家住的弄堂却规模“恢弘”,一条弄堂百十来米长,住在这里的人都喜欢在弄堂里做市面,有事没事三五扎堆在弄堂里,弄堂里一年四季“人丁兴旺”,家里人背后戏称他们是弄堂里站岗值班的。尤其是夏天,整条弄堂坐满乘凉的人,从外面回家,经过这些乘凉的人时,不仅举步维艰,要走完长长的弄堂,更如同在检阅,在纳凉人众目睽睽下,如同麦芒刺身,所以那时家里人除了非办不可的事外,大家都不大愿意出门的。

虹口弄堂里的地势低,一到夏天雷雨季节涨大水,水没到了膝盖,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水腥味道。大人们忙着把漫延到屋里积水淘出去,小孩们则像迎来盛大节日般的快乐,在弄堂里趟积水玩。我们就趴在楼上的窗口看“西洋镜”,亦觉得快乐无比。

最吸引孩子们的是弄堂口阿康阿伯摆的一个摊头,摊头上除挂满《水浒》,《三国演义》,《西游记》等香烟牌子外,还有各式小玩意及糖果零食。阿康阿伯摆的这个摊头一年四季都是小孩最喜欢逗留的地方,热闹非凡,后来阿康阿伯死了,小摊头也没了,这让很多孩子很失落,它毕竟是本弄堂的一道风景线。

最让人头疼的是,老式弄堂里没有卫生间 ,家家户户都用的是马桶,每天清晨,人们还在熟睡中,一声颇具秦腔味的吆喝声“把马桶拎出来呃”,苏北口音中还拖着长腔,惊醒无数人的美梦,刹那间,洗涮马桶的声音,如同一支美妙的交响曲,伴随非常原生态的特殊气味,弥漫在整条弄堂里。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种影响还是深深地留在每个在这条弄堂里生活过的人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童年的记忆(3)——弄堂里的那些事 - 几何图形的世界 - 几何图形的世界

         在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一定对那个年代弄堂里的吆喝声是相当熟悉的。一辆自行车,书包架两旁挂着两个扁扁的木箱,木箱里塞满棕丝藤条,伴随“阿有棕绷藤绷修伐”的吆喝声,这是穿街走巷专修坏棕绷坏藤绷的浙江籍的匠人,肩扛一条小板凳,身前围条饭单,边走边叫“削刀磨剪刀”,苏北口音阴阳顿挫,这是磨刀具的匠人,也是许多小孩最喜欢模仿的吆喝声。还有修伞的,修鞋的,剃头的,收旧货的,箍桶的,收鸡胗皮甲鱼壳的,爆炒米花的,林林种种,让弄堂里的居民享受最初级阶段的上门服务待遇。而最受孩子们欢迎的则是每天午睡后,听到窗外传来阵阵敲击木箱并伴随着的“赤豆棒冰,奶油雪糕”的叫卖声,这时孩子们都会缠着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为自己一饱口福而掏腰包。

岁月如梭,虹口这条1926年建造的弄堂老了,老到已经有很多居民相互间都不认识了,除了一些年迈的老人坚守在这些老屋里,年轻人基本上都搬离老弄堂,空余的房子都租给了外来人员。走在弄堂里,传进耳膜都是南腔北调,耳熟能详的弄堂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但弄堂过去的一切却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田里,“景星里”,我永远忘不了你,尽管你已很破旧。

  评论这张
 
阅读(499)| 评论(4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